标签:标签2

中超第二阶段有望10月开踢 进行3轮6回合淘汰赛制

No Comments

中超第二阶段有望10月开踢 进行3轮6回合淘汰赛制
原标题:中超第二阶段有望10月开踢 进行3轮6回合淘汰赛制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31日从亚足联传来消息,鉴于目前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流行,亚足联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形势仍很严峻,亚足联计划进一步延迟或取消其主办的本年度各会员协会代表队(国字号)及俱乐部队国际赛事。按照亚足联竞赛部门与各相关会员协会沟通的结果,本赛季亚冠联赛东亚大区赛事计划由原定的10月16日延至11月18日开赛。 如果此竞赛方案最终获得亚足联执委会通过,那么中国足协也将据此将中超联赛第2阶段赛事安排在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之间举行,具体开赛时间有望安排在10月16日,比赛大概率仍采用3轮6回合的淘汰赛制。 疫情持续蔓延 比赛10月很难进行 亚足联在与国际足联沟通后,曾于8月12日正式宣布将原定于今年10月、11月进行的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后半程4轮比赛延至明年举行。此后,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蔓延。 在这种情况下,亚足联部分会员协会结合防疫工作之需及其它现实因素,向亚足联进一步提出调整其他国际赛事的请求。例如,作为U19亚青赛及U16亚少赛决赛阶段的东道主会员协会,乌兹别克斯坦足协、巴林足协也相继向亚足联提出将两项赛事进一步延期举行的申请。两国足协同时解释称,除防疫工作本身外,不同国家(地区)受疫情影响,人员国际旅行及出入境方面都遇到了现实难题,在这种情况下,比赛也的确很难如期举行。 6国严格防疫 东亚大区赛或延期 相比于由国际足联主办的世预赛以及由亚足联主办的亚青赛、亚少赛,亚冠联赛作为“精品赛事”,涉及的各种利益最大,也最受亚足联重视。这也是亚足联无论如何都要力保亚冠联赛在本年度进行并完赛的原因所在。但时至今日,东亚大区E、F两组(北京中赫国安、上海申花所在小组)赛事举办地安排在哪里仍无确切信息。受疫情影响,参加亚冠东亚大区赛事的6个会员协会都无意承办该项赛事,6个国家也都分别执行着比较严格的防疫、人员出入境管理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东亚大区亚冠比赛很难如亚足联所愿于10月16日开赛。进一步延期几成定局。 从目前情况看,亚足联已做好了将亚冠东亚大区比赛延至11月中旬举行的准备,具体开赛日期初定在11月18日,相关信息已告知包括中国足协在内的所有6家参赛会员协会。虽然具体计划直到亚足联执委会通过方可生效,但据了解,亚足联鉴于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疫情现实情况及防疫工作严峻的形势,已做好了部分赛事延期或取消的准备。比如8月27日亚足联就曾确认,一年一度的第11届亚洲室内五人制俱乐部锦标赛将延至明年举行。本赛季亚足联杯也面临被彻底取消。亚足联将于9月2日通过竞赛工作会议,来确定具体的计划调整内容。 中超第二阶段 大概率采用淘汰赛制 中国足协也将于9月2日在中超苏州赛区召开中超俱乐部联席会议,并向各俱乐部公布联赛第2阶段具体竞赛计划。如果亚冠联赛东亚区小组赛确认延至11月18日(或前后几天内)开赛,那么中超联赛第2阶段就很可能会在10月16日开赛。受比赛周期有限影响,比赛大概率仍采用3轮6回合的淘汰赛制。按照目前首阶段每支球队平均每隔4天左右参加1轮比赛的节奏来推算,第2阶段赛事有望在11月10日之前结束。 中国足协如此设计赛程、赛制也都是受现实条件所限。此外,如果亚冠于11月中旬开赛,那么4支参赛的中超球队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为参加接下来的境外集中制比赛做好各项准备。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足协虽应俱乐部之需尽快拟定了联赛第2阶段竞赛计划,也还需要视国内、国际疫情发展情况而定。据了解,一旦中超联赛第2阶段于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之间进行,那么足协杯赛事可能会安排在11月下旬或12月举行。具体方案仍需中国足协与各俱乐部、各赛事有关方面进一步沟通。

全日空锦标赛高真荣缺席卫冕战 朴城炫疫后首亮相

No Comments

全日空锦标赛高真荣缺席卫冕战 朴城炫疫后首亮相
全日空锦标赛卫冕冠军高真荣  北京时间9月6日,去年赢得全日空锦标赛之后,高真荣登上世界第一位。下个星期,她将丢掉至少一个头衔。  LPGA在使命丘乡村俱乐部举行的大满贯,所列出的105位参赛选手,不包括高真荣。自从上个赛季LPGA收官战CME巡回锦标赛,高真荣一直没有到LPGA参赛。她仍旧留在韩国国内躲避新冠疫情。  这是2004年以来第一次,全日空锦标赛没有卫冕冠军。帕特丽夏-穆涅-勒波克(Patricia Meunier-Lebouc)当年没有回来卫冕,主要是因为赛事举行两个月之前,她刚刚生产。  不止高真荣一个人缺席全日空锦标赛。韩国选手柳箫然、金孝周和李晶恩也缺席了年度第二场大满贯。可是前世界第一朴城炫将会参赛。这也是2020年朴城炫第一次参加LPGA的比赛。  同样缺席的还有灰姑娘索菲亚-波波夫(Sophia Popov),只不过她不具备参赛资格存在争议。她赢得英国女子公开赛的五年豁免要从2021年开始起算,LPGA并没有给她发出特别邀请。总的下来,将有15个世界前20选手参与这场加州沙漠举办的赛事。  2020年全日空锦标赛9月10日开始。  (小风)

绿军创队史第二大分差! 第一是总决赛打湖人

No Comments

绿军创队史第二大分差! 第一是总决赛打湖人
北京时间9月8日,波士顿凯尔特人以111-89击败多伦多猛龙拿下关键的天王山之战。在拿下这场比赛之后,凯尔特人也创造了几项里程碑。  根据数据统计,凯尔特人半场领先猛龙27分创造了自1954-55赛季以来队史季后赛第二大分差,最大的分差是1985年总决赛G1绿凯半场领先湖人30分,那场比赛绿凯最终是148-114大胜。除此之外,自1954-55赛季以来,季后赛半场领先27分的球队战绩为37胜0负,而凯尔特人则完成了第38胜0负,也就是说半场领先27分从未有过球队实现过逆转。  要知道,在今天的比赛中,猛龙一开场就打出一波18-7的高潮,首节打完猛龙只得到11分净负14分,半场打完分差已经拉开到27分,第三节猛龙只缩小了三分的分差,末节直接进入了垃圾时间。  目前,凯尔特人大比分以3-2领先于猛龙,他们也率先拿到赛点。  (Emily)

蒋文文蒋婷婷:选花游是命中注定 也是最好的选择

No Comments

蒋文文蒋婷婷:选花游是命中注定 也是最好的选择
一头扎进碧蓝的池水中,就像投入阔别已久的怀抱,每一丝流动都舒缓着两姐妹紧张的心绪。熟悉的《天鹅》旋律萦绕着整个赛场,蒋文文、蒋婷婷完美地完成了最后两串难度腿,凭借94.10的高分,力压日本组合夺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花游双人自由自选比赛的冠军……  这是蒋文文蒋婷婷的第六枚亚运会金牌,距离她们在2006年多哈亚运会第一次夺金,已经过了整整十二年。这十二年间,她们经历成名、退役、生女、复出。  在中国花游的舞台上,文婷姐妹无疑是一个标杆。在她们身上,可以看到作为运动员年复一年的不懈努力,也可以看到当了妈妈后,她们用更强大的力量诠释着热爱与坚强。  为花游而生的“美人鱼”  “上午游了下午游,我已经成了一个黑妹妹啦。最开心的就是在水里,这一点和妈妈一样!”8月底的一天,蒋文文用视频记录了自己五岁半女儿练习游泳的一幕。画面中,戴着鼻架和游泳镜的女儿双脚一跃,从跳板上“扑通”落入水中,随即朝着水下的镜头做出欢快的舞蹈动作。镜头外的蒋文文在微博上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写道:“有没有一点花游运动员的影子了?”  碧蓝池水荡起的涟漪,让蒋文文想起了自己和妹妹蒋婷婷的过去。  7岁的时候,蒋文文、蒋婷婷也是这样被母亲送到了游泳馆。“小时候太瘦了不爱吃饭,妈妈希望我们两个能通过游泳锻炼身体。”记忆中,两姐妹起初都很怕水,也不敢下泳池,“教练就把我们丢进水里,让我们自己扑腾,没想到扑腾扑腾着就学会了。”蒋文文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两人爱上了在水里的感觉,“再也离不开了”。  一次机遇下,姐妹两人被推荐到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训练花游,由于展现出很好的天赋,她们很快成为当时四川省花样游泳队的正式队员。  因为身材比例绝佳,柔韧性好,这对姐妹花似乎是注定为花游而生。作为双胞胎与生俱来的默契,更让她们在双人项目上具有绝对优势,就像水中两条灵动的“美人鱼”。  打破日本队二十余年垄断  天赋的背后,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从进入花游队开始,姐妹二人几乎每天都扎在一方泳池内,每日8小时的训练强度是“标配”。靠着不懈的努力,蒋文文、蒋婷婷迎来了改写历史的机会。  2006年以前,日本队一直是花游的亚洲“霸主”,垄断着该项目长达20多年,中国队长期屈居第二。  2006年多哈亚运会,刚刚夺下全国冠军的蒋文文、蒋婷婷,第一次在重要的国际赛场亮相。“那年的情况有些突然,赛前一个多月我们才知道要在亚运会上比双人项目。”在当时的蒋文文、蒋婷婷看来,想要超越日本队,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上午的预赛,两姐妹的成绩“不出意外”排在日本队后面。下午决赛,她们在雅典奥运会该项目亚军、日本组合铃木绘美子、原田早穗之前出场。带着放松的心态,蒋文文、蒋婷婷发挥完美,但对于金牌,谁也没有把握。  就在二人已经提前接受了亚军的“结局”时,场内一阵欢呼声将蒋文文和蒋婷婷拉回到现实——大屏幕上,中国的五星红旗闪现在了第一的位置。  时隔多年,6枚亚运会金牌在手,但多哈亚运会上的这一幕依然深深印刻在两姐妹心中,“所有的金牌里,这一枚是最令我们难忘的。”  2010年,两人又夺得世界杯双人项目的冠军,中国花样游泳项目由此走上世界最高领奖台。  为爱复出 六夺亚运金牌  2013年,蒋文文、蒋婷婷宣布退役。退役后,两姐妹各自拥有了可爱的宝贝女儿。但当生活开始迈入新的轨道时,她们却共同作出了一个意外的决定——复出。对于这个选择,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我们太爱在水中的感觉了,觉得自己还能再拼一拼。”  2015年重回泳池,蒋文文、蒋婷婷面临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困难便是“减重”。在她们之前,中国花游历史上还没有一对妈妈级选手,两人每一步训练都是在和教练不断的碰撞、摸索中进行。为了快速恢复体型,姐妹俩在教练郑嘉的针对性指导下,开启了“魔鬼”训练。两人回忆道:“那会儿累到在水中都能睡着”。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蒋文文、蒋婷婷就减去了40斤左右体重。  除了身体上的疲累,两人遇到的更大的挑战是割舍对年幼女儿的思念,“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女儿时常会哭着找妈妈。”这让初为人母的两人既心疼又愧疚。她们说,家人始终在背后给予她们最大的帮助,而女儿也是自己重返赛场的动力之一。  2017年全运会,31岁的蒋文文和蒋婷婷用完美的发挥夺得了复出后的一个冠军。颁奖典礼上,脖子上挂着金牌的姐妹俩抱着女儿上台,两个小宝贝伸出大拇指为妈妈点赞,这一幕曾是2017年体坛最感人的瞬间。  一年之后的雅加达亚运会,妈妈级选手蒋文文、蒋婷婷又爆发出了强大的竞技能量,她们以四分的巨大优势力压日本组合,摘下花游双人自由自选比赛的金牌,这也是姐妹花的第六枚亚运会金牌。  今年5月,蒋文文、蒋婷婷转型做了教练。站在热爱了27年的泳池边,姐妹俩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选择花游是命中注定的。它就像融进了我们的血液里,是我们一生最正确、也是最好的选择。”